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南矶乡 > 景点介绍 > 正文内容

红石厂三步曲--自发开采时期

索 引 号:/201803-71677 信息类别:景点介绍 发布机构: 新建区南矶乡 生成时间:2018年03月16日 信息名称:红石厂三步曲--自发开采时期 【字体:

明朝末年,战乱频繁,民不聊生。在矶山周边地区,一些生活没有着落的人(朝廷逃犯、强盗土匪、无业游民等)纷纷来到矶山谋求立足之地,他们或落草为寇,或采石谋生。当时的生产方式还极为落后,红石开采完全靠锤敲钉凿、肩挑背扛。起初,红石开采量还不算大,人们进出采区主要靠攀援。

经过两百多年的开采,各采区越采越大,越采越深,最终形成人工盆地(如钟山盆地)或人工石塘(如凤池、鹭池)。为方便人员进出、红石外运,矶山的先民象愚公一样,在采区周边山体,依靠人力凿石移土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终于开出一条条狭长的通道,人们称之为山门或塘门(如钟山门、凤门等),它们作为一道人文景观,成为矶山特定的历史符号。

在明清时期,经济社会还不发达,红石成为较为上等的建材,只有经济条件较好的财主人家才买得起。当时,红石被用来做磉柱、墙脚,甚至被雕龙画凤,用作房屋饰材,今天我们在汪山土库看到的红石就取自矶山。尽管开采红石很辛苦,但比起湖里捕鱼捞虾的渔民,采石工收入还算高一点。

      在古代,鄱阳湖里鱼龙混杂,匪患猖獗,素有“湖里无理”、“势管山河力作田”之说,谁的拳头粗,骨根硬,谁就占山头,立旗号,成为山霸、湖霸,而那些手脚短、实力弱的来到矶山,只能沦为劳工,打石头卖苦力,勉强维系生计。在官方治理薄弱甚至缺失的地方,丛林法则就特别起作用。没有永远称王的狮子,没有永远独享的宴席。外地人不断来到矶山,这种平衡也在不断打破,然后又不断重建,直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味道。

矶山原本有一个严姓村庄——矶山严家,在清代嘉庆年间,人口多达3000人,在鄱阳湖南部称霸一方。后来严家遭受瘟疫,人口锐减,最少时不到300人。当时严家族长们认为此地不可久居,经过商量,大家决定迁出矶山,另辟新居。不久之后,大部分严家族人举家迁往矶山以西靠近三湖的严家岛,只有少数几户严家族人故土难离,坚守矶山。1998年,长江中下游发生特大洪灾后,原本迁居严家岛的严家族人又响应国家移民政策,迁往南昌县蒋巷镇玉丰村玉丰大堤。虽经两度搬迁,严家现在的新居仍称矶山严家。 

 

在清代,来矶山打石头的人,都要向严家豪强交纳铁钉钱,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民国时期,当时在矶山打石头的,一把铁锤要交两块现大洋。严家迁出矶山之后,从余干、鄱阳、进贤等地迁来的人越来越多,逐渐形成了南边、北边、凤头等3个自然村,严家人在矶山的势力逐渐受到挤压。到解放前,在矶山生活并负责收铁钉钱的严家人只剩1人。

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
主办:新建区人民政府  承办单位及维护:新建区经济信息中心


技术支持:江西微博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IE9以上版本,分辨率1024*768